记忆删除技术成真,你最想删掉什么?

08-15 22:38 首页 酷玩实验室

本文授权转载自:猫眼科技

ID:maoyantc


本视频由猫眼科技A.I 精汉子出品

时长3分半钟,流量消耗约9M


视频导读



说起删除记忆,你一定记得今年刚上的电影《记忆大师》。


黄渤饰演的江丰因为感情破裂删除了他与妻子张代晨的爱情记忆,却阴差阳错载入了一段杀人片段。



黄渤删除和重载记忆的地方是名为记忆大师的医疗中心,他们的广告还讲述了3名患者的成功案例。


印度的沙夏·莫拉每个下雨的晚上都会记起曾被3个男人强暴后的痛苦;韩国的朴慧贞分手后却忘不了前男友,总是想起他分手时的话;美国的约书亚·迪普在战争中杀人而经常做噩梦。


看来记忆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东西,记忆越深、痛苦越重,也难怪那么多人想要删除记忆了。



电影中这些想象并非天方夜谭,现实生活中科学家们已经在删除记忆上有了相当多的研究。


它虽说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难,可也绝不简单,科学家对它的探索从忘却痛苦开始。



2011年,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人类应激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们通过对比实验发现,服用美替拉酮(一种可阻止糖皮质激素分泌的药物)可以帮助患者降低对负面情节的记忆。


12年,英国科学家发明出一种可帮助遗忘痛苦经历的药片。


当然,这种药物不能真正意义上忘却痛苦,却可以帮助人类建立乐观安全的刺激感受。


(酒精不能帮你消除记忆)


有了药物疗法的引导,科学家开始探索基因与记忆的关系。


于是我们小时候生物课本上经常看到的小白鼠成了最佳的实验品,他们发现增强白鼠Tet1基因活性可以忘却痛苦记忆。


13年,荷兰奈梅亨大学神经学家马莱恩·克勒斯,利用常见的精神疾病治疗方法—电击疗法,他帮助39名患者忘掉了一些特定的痛苦故事的记忆。



这疗法让我想起了戒网专家杨永信,电击难道不是制造痛苦的吗?



删除记忆如果是基础知识,那替换记忆就是更高级的领域了。


12年至14年,全球顶尖记忆研究者刘旭和他的团队先后在《自然》和《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三篇引起轰动的论文,介绍了他们操控记忆的三步曲——


标记特定记忆、激活以往记忆以及移植虚假记忆。


只是天妒英才,刘旭在2015年3月不幸去世,后续研究也因此耽搁。



同年瑞士科学家沃尔夫拉姆·格斯特纳找到了一种特殊大脑连接突触。


突触的强可塑性,可以改变神经细胞的信息传输速度,从而对记忆信息进行相应改变。




当然科学家们研究的初衷是为了帮助患者解决痛苦,也许真有一天,我们为了一己私欲能选择性忘记曾经的感情,哪怕再多愁善感,藕断丝连。


就像《暖暖内含光》中的女主角克莱门汀,因为吵架而去忘情诊所删除了男友约尔的记忆。



约尔不能原谅她的任性也无法忍受失去她的痛苦,也去了忘情诊所,但他在删除记忆过程中,却发现无论痛苦还是甜蜜的时光都弥足珍贵。


他不想忘记深爱的克莱门汀,只是程序启动无法逆转,他只能把爱人藏到记忆的最深处。



在我看来,与其删除记忆,倒不如顺其自然,华仔的歌唱得好——


”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谁也逃不离。"


留住的不一定都是好的,忘不掉的也不都是坏的,3分天注定,7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嘛!


如果你有机会删除记忆,你愿意这么做么?


你又想忘记谁呢?



酷玩实验室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首页 - 酷玩实验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