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相对论」末日生存指南

08-15 22:50 首页 ZEALER订阅号


地震、生态恶化、丧尸来袭、外星人入侵、小行星撞地球……人类究竟有多少蠢蠢的死法?面对随时到来的末日危机,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从末日中孕育出的「末日产业链」,究竟是人类的救命稻草,还是无良商家炒作的话题?






「本期文字版」


末日生存指南


Hello 大家好,欢迎收看新一期的科技相对论,我是王自如。

 

就在前段时间,咱们人类“最后的希望”——末日种子库,被水给淹了。吃瓜群众纷纷猜测,这究竟是人类寿数已尽,还是外星人的阴谋。后来发现都不是,其实就是全球变暖,冰川融化,仓库走廊里进了点水,而且因为里边温度保持得很好,零下十八度,所以这些水没流多远就给冻住了,没造成什么重大损失。

 

 “末日种子库”全名叫“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建在挪威永久冻土带的山里,这里边储藏了来自世界各国的一共几十万个种子样本,干什么的呢?万一哪天人类遭到什么大规模的灾难,导致作物灭绝,农业瘫痪,还能从这儿把种子找回来,东山再起。它非常重要,所以安全设计水平也非常高,墙是一米多厚的混凝土,还配了防爆门,据说能承受核武器攻击。而且它的入口在海平面以上一百多米,就算南北极冰盖全化了,按理说也淹不着它,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今年实在太热,不光是积雪融化,冰川融化,降水还多,所以一个不小心,还是给淹了。

 

你看,这事儿就给人类提了个醒,世界末日真要来,你存了多少个T的种子都没用。咱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居安思危。那今天,咱们就来聊点杞人忧天的事儿——世界末日。看看人类到底有多少种蠢蠢的死法。

 

说起来也挺有意思,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没几年就火一回,从来没断过。我小学的时候,就听说 97 年要世界末日,外星人可能要入侵地球。其实我当时还有点小期待,感觉世界末日要真来了,我是不是就不用上学,不用写数学作业了。潜意识里总感觉自己死不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结果呢,九七年过去了,除了香港回归放了天假,屁事儿没有,还得上学。

这还没完,没过多长时间,又出来一个传言,说 2000 年 5 月 5 日,地球要迎来一个新的冰河世纪,南极冰层会达到四千米厚,而且天空中的行星会排成一条直线,到时候全世界绝大部分人都得冻死,所以 5 月 4 号晚上,我就翻箱倒柜把我家所有的棉被都掏出来堆床上了,我妈以为我有病,差点把我揍一顿。结果呢,地球不仅没进入冰河期,还变暖了,末日种子库都淹了。

再后来,就是 2012 了。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所以你发现了么,好像这个世界末日一天不来,人就一天不甘心,非死不可。这反映了我们人内心中其实有阴暗面,总有一种破坏的欲望,想打破常规的生活,去寻求一种彻底的,极端的改变。而且还总有一种侥幸心理,感觉自己能幸存下来,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整天叫嚣战争,打这个打那个的,我看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虽然前几次“世界末日”,咱都没死成,但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比如核武器,世界核武器的储备量,分分钟够把人类毁灭好几次的,再加上阿法狗围棋秒杀人类,人工智能一日千里, AI 前途不可限量,人类越来越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恐慌,可以说不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就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没的。  

 

末日场景

 

我们总结了一下人类目前幻想过的世界末日场景,大概有这么三种类型:智商低、运气差、还有自己作死。

 

这第一种呢,就是智商低。比如说,人类遭遇了一个更先进的文明——外星人。人家看我们的感觉,可能就跟咱们看猴子是一样一样的,都是渣渣。小说《三体》里边,三体人一个小小的“水滴”飞行器,就秒杀了地球人几千艘战舰,这就是一种科技碾压。后来那个降维打击,把三维世界变成二维,印在一片纸上,那也是一种科技碾压。但是,三体人其实还算头脑简单的物种,有句话说得好,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如果外星人还会玩心计,那就更恐怖了。有一部九十年代的电影,叫《火星人玩转地球》,就讲了这么一伙外星人访问地球,人类以为他们是和平使者,还给他们举行欢迎仪式,在这仪式上放了一只鸽子,这个火星人突然举枪杀死了鸽子,紧接着又枪毙了美国将军。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人类还不长教训,还欢迎火星人来地球,结果,火星人再来的时候,就枪杀了所有议员,最后发起了对地球的侵略战争,可以说把人类玩弄于股掌之间。这就不是火星人聪明,是人类太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外星人这事儿呢,现在看也不太靠谱,别说现在还没有外星人存在的确切证据,就算有,我觉着吧,你说地球这么小,也不是宇宙中心,大老远跑过来也挺浪费资源的,咱们低调一点,别跟《三体》似的,没事儿往太空发信号,把外星人引过来就行。要不然,死于智商低,多憋屈。

 

那第二种呢,就是死于点儿背,运气太差;比如小行星撞地球。

 

 

那小行星撞地球,这事儿发生的可能性大不大呢?还真比较大。光是现在我们已经观测到的,对地球具有潜在威胁的小行星,就有几百上千颗。那怎么去评价一颗小行星,或者是彗星,对地球有没有危险。也有一个标准,叫杜林指数 Torino Impact Hazard Scale 。它把这些近地天体和地球的撞击概率和破坏力,整合一下,计算出一个数值,来评估它的危险程度。杜林指数一共有十个等级,按危险程度分成绿、黄、橙、红四种颜色:绿色代表正常,到了红色 10 级,基本上咱们就得玩完。那前边说的上千颗有潜在威胁的小行星,绝大多数还是在 0 和 1 级里边,最危险的,是一个名叫 99942 的小行星,又叫阿波菲斯,它是 2 级,有一定的危险性。根据天文学家计算,阿波菲斯将在 2029 年与地球擦身而过,这个擦身的距离有多近,比大多数通信卫星都近,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它在 2036 年还可能会撞击地球,一旦撞上了,将会产生相当于 1480 兆吨 TNT 炸药的能量,这什么概念,是美国往日本投的小男孩原子弹的 11 万倍,像北京上海这个量级的城市,如果跟它正面撞上了,那就是瞬间蒸发。

 

对付这种危险,人类有没有什么办法呢?有个科幻电影,Armageddon,提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派出一个钻井工人,到这陨石上打个洞,再把核弹放进去引爆,把这陨石炸得稀巴烂。想法很清奇,但是从科学的角度上分析,并不靠谱。首先,以我们现在的技术条件,要把核弹安全地送上太空,别没等上天就爆炸了,这就是一个挑战。而且,要想完全炸毁一颗直径几百米的陨石,那必须得保证它击中目标小行星的中心,这非常困难。退一步说,就算这些都不是问题,那在太空搞核爆,谁敢估计这个后果,万一真整出个会飞的哥斯拉来,那不就得不偿失了嘛。当然,这事儿也不是就没辙了, NASA 提出了一个方案,它准备在 2029 年,发射一个一吨重的“引力拖车”飞船,把它给引开,但是具体能不能引开,这事儿还在论证中, 10 年以后等着瞧。

 

除了小行星撞地球,还有一些咱们控制不了的天灾,比如大规模的流行病,瘟疫。很多末日电影里都有这种描述,比如威尔史密斯主演的《我是传奇》,人类全体变成丧尸。那这事儿可不可能呢?我觉得基本不可能。咱们上一季专门有一期讲到病毒和免疫,忘记了可以再去翻一下,在比较完善的现代免疫系统之下,虽然有可能再爆发像西班牙大流感那样的传染病,但要说达到把人类毁灭的程度,那还真差点意思。玩过《瘟疫公司》的都知道,病毒毒力太强的话,宿主一感染就死,不利于病毒传播;要是毒力不够强呢,它就容易被控制住。要想毁灭人类,除非这个病毒是真开了挂。像超新星爆发,小行星撞地球,病毒感染,这些都属于第二种死法:点儿背,运气不好。

 

那第三种死法呢,叫作死。人类自己作死,比如发明了有意识的人工智能,再比如爆发世界性的核战争,或者生态恶化到一种人类没法生存的程度,这种种原因都可能导致人类团灭。跟前两种世界末日,运气不好和智商低比起来,我觉得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好战和贪婪,都是人类的本性。

 

咱们就说战争,你别看今天咱们生活在和平年代,整天想的就是吃喝玩乐这点事儿。吃饭时候还能坐这儿看看视频。其实你看看历史,就会发现:从古到今,和平是不正常的,战争才是一种常态。有句话叫:人类不是在战争中,就是在走向战争的路上。中国历史四五千年,经历了二十多个朝代,平均下来,两百年就换一次,每次都是一场大规模战争,就算是唐朝清朝这种几百年的逆天时代,那边境地区也是战乱不断。再看今天呢,一战二战,好像是历史书里的事儿,其实你想想,也就刚刚过去几十年,而且这几十年里,大小战役也没停过,朝鲜、越南,中东,还有很多我们可能不知道的。可以说每一段和平,都是从流血开始的,也是靠流血维持的,毕竟靠暴力抢夺生存资源,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但是,科技相对论,凡事都有两面性,从另一个方面看,暴力也是人类进步的动力,首先,它刺激人类形成一个个整体,就是国家。也只有国家,才能组织和调动起大量资源,完成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事,比如登月,再比如核电。其实,国家为了争夺资源,需要不断增强自己的科技实力,这从本质上看,提高了生产力,提高了我们的生活质量。所以我们看到,今天生活中的很多科技,像 Siri 、无人驾驶、互联网,这都是军事技术下放到民用的结果,如果没有国家这个概念,没有暴力的诉求,这些都不可能产生。所以说,这也是个挺无奈的事儿。

 

玛雅人是作死的?

今天咱们不提政治,只讲历史。人类历史上,有很多本来灿烂的文明,其实就是自己作死的。比如预言 2012 的玛雅人。马雅是个奇葩的文明,举个栗子,他们有一种球赛,规则很简单,谁把球先扔进洞里,谁就赢,但这个球比较特殊,它是橡胶做的,每个球的重量是四到六斤,一不小心砸到你身上,可能骨折都是轻的,所以只能用膝盖传球。如果有重要比赛,输了的人还得被杀了祭神,他的头骨呢,会被做成新球,很残酷,所以你看,为什么南美足球厉害呢,它有这个传统。开个玩笑。玛雅人创造了非常灿烂的文明,什么建筑、艺术、文字、历法,等等等等。但几乎在一夜之间,这个文明就崩溃了,为什么?网上很多帖子会给你一种美好的想象,什么集体变成量子态了,被外星人接走了,其实都是扯淡,最靠谱的解释是:生态破坏加大规模战争,自己作的。

 

很多人以为玛雅人非常善良,其实并没有。你从前边那个球赛就能看出来。在真实的玛雅历史中,国家之间的战争,城市跟首都的战争,都经常发生,玛雅很多壁画和石碑上还描绘了各种折磨俘虏的办法,什么拔牙,割嘴唇,拔指甲,等等,非常血腥。所以它们跟我们一样,都是平凡的两脚兽,不存在什么神级文明,爱好和平的事儿。

 

而且,玛雅人还偏科,你别看他们艺术这么灿烂,但奇怪的是,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科技成果,像我们中国古代的冶金、四大发明,很多先进的技术,他们全都没有,全靠农业生存,而且是朴素的农业,不像我们,还能发展出水车和各种先进的灌溉方法。所以,随着人口的增长,为了养活这么多人,就需要更多耕地。所以呢,玛雅人就开始砍伐森林,杀死蕨类植物,造成非常严重的水土流失,最终导致了一场又一场的人为干旱。最后地里长不出粮食来,生态环境没办法承载这么多人,怎么办?——打仗,抢饭吃呗。所以这种人为造成的生态破坏,再加上长年战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最终导致了玛雅文明的没落,这也给今天的我们提了一个很大的醒,不作就不会死。而且今天的战争要是打起来,那可跟玛雅人那时候不一样了,可能真跟爱因斯坦说的一样,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用什么武器,但第四次世界大战只会用木棍和石头。

 

你看现在小学课本上有一句很虚伪的话,就是我爱地球母亲,我要保护地球母亲,呸!你以为保护环境是在保护地球母亲吗,不是!地球母亲活了几十亿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用你保护?小行星撞了地球多少次,恐龙都灭绝了,地球不还好好在这儿转吗,所以别整那些高尚的口号,保护环境,反对战争,不是为别的,就是为了拯救我们人类自己!

 

当然,生态破坏和战争,只是人作死的方法之一,另外还有一种死法:那就是被自己创造的AI亲手毁灭。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一直是科幻的一个永恒话题,从以前的《黑客帝国》,机器把人类做成电池,供应能源,到最近上映的《异形契约》,人类被仿生人拉进了地狱,都在说这个事儿,当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觉醒,我们人类究竟会不会被抹杀掉?咱们相对论前边有好几期都讨论过人工智能的问题,后边也还会有。所以具体的技术细节咱就不在这儿说了,就说说结论:首先,今天的人工智能,其实很多时候还是人工智障,它不具备自我意识,因为人类自己就没搞清楚意识是怎么产生的,所以暂时不用怕。其次,我们创造人工智能的目的,是工具性的,而不是艺术性的,换句话说:它应该用来帮助人类,而不是完全替代人类,因为我们本身就是不完美的,情绪化,会犯错,我们不应该创造一个东西,会和我们犯一样的错误。所以,创造一个“像人的人工智能”本来就是一个伪命题。那么,如果未来出现了更先进的计算模式,比如量子计算,计算机的能力会不会到发展到一种我们无法控制的地步,现在没人能说清楚。

 

好,总结一下,智商低、运气差,和作死,是世界末日的三种基本类型,它们的可能性,是逐渐递增的,最有可能毁灭人类的,就是人类自己。

 

末日产业链

 

欢迎回到科技相对论,我是王自如。咱们今天聊世界末日,有点杞人忧天的意思。但是呢,咱们打开脑洞,世界末日这事儿,站在商业角度上看,也不是完全没用。其实,一切成功的生意,说到底都是为了消除恐惧,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医药,消除你对死亡的恐惧,手机和互联网,消除你对社交的恐惧,保险,那就更不用说了。而末日作为人类恐惧的终极,其实无形中也促成了一个新的产业:末日产业。

 

这里边最简单的栗子,电影。跟末日有关的电影很容易火。当年《2012》的内地票房 4.6 亿多,是当年的票房冠军,比变形金刚还多出几千万,2004 年上映的电影《后天》,全球票房也有 5 亿多美元,这还是十几年前的事儿。

 

这条末日产业链上除了电影,还有装备。世界上专门有这么一个群体,叫 survivalism ,他们自称是“生存主义者”,但别人都管他们叫“生存狂”,这群人,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末日来临。比如说,有的人每天背着一个巨大的包上下班,这个包里边可能装着多功能刀、登山绳、手电筒、收音机,还有罗盘等等这些东西,它有个学名,叫 EDC , Every day carry ,就是每天都要带的东西。一般人都是出去探险远足才带,他们天天带,不仅上下班带,出去约会接孩子也带,就是在时刻准备着,应对这种突发的末日生存危机。

 

这些生存主义者的装备类型有很多,除了 EDC ,还有一种叫 PSK , Personal survival kit ,个人逃生装备,体积一般更小一点,比如一个防水的小箱子,或者小盒子,里边可能会有一些切割工具、生火工具,还有少量药品,比如白驼山壮骨粉这种。除此之外,还要准备一个 BOB , bug out bag ,就是跑路用的,这里边的东西就更全了,甚至还可能包括一些假身份,应急银行账户什么的,不过这个就太专业了啊,搞不好容易让人当间谍给抓进去。

 

除了玩装备,还有一些人,他担心末日来的时候来不及跑,就直接把自己的家修成避难所,挖地下室,装防爆门。而且,这些生存主义者里边确实有很多DIY达人,你要上网上搜,还能搜出一堆教程,告诉你怎么用六天时间从零开始造出一台拖拉机,不得不佩服。另外,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产品,比如防地震床,平时看着就是一个普通的床,一旦地震了,它马上就启动机关,盖子能合上,给你制造一个三角形的防护空间,而且这个床还有很大的储物空间,里边可以装上淡水、食物、氧气瓶,你可以猫在里边等待搜救。像这种产品,可能跟生存狂没啥关系,但关键时刻确实能救命。所以如果你生活在这种经常地震的地区,比如日本,那想办法装一个防震床,还是挺有必要的。

 

这些跟末日生存有关的产品,都是“末日产业链”的一部分,在这条链上边,除了拍电影、卖装备、搞装修,还有挺多有意思的事儿,比如 2012 年,很多淘宝店在网上卖“诺亚方舟”的船票,大多数是作为一种促销手段来用,但不否认也有骗钱的。另外还有很多末日生存的培训课程,比如僵尸来了怎么办,都很受欢迎,收费从几十块到几千块的都有,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听一下,就算末日没来,用来应对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危机,进行自我保护,也还是有意义的。

 

所以你发现了吗,对于世界末日这件事儿,有人恐惧,有人兴奋,有人想到末日就睡不好觉,有人从里边看到了商机,死到临头还想着赚钱的,可能也就是我们人类了吧。

 

总结

 

世界末日这个词,有时候会给我们带来恐慌,甚至是助长一些不正常宗教的气焰,比如97年的末日谣言,就有几十个天堂之门教派的信众集体自杀,号称可以离开人类躯体,让灵魂登上太空船,跟着彗星在宇宙中遨游,这事儿你受过教育,可能听着挺扯淡,但是,在一个文化水平不高,或者本来就得了抑郁症,处于绝望的人心里,他可能就真的信了。一个谣言要传出去,可能只需要一句话,但辟谣却很难。所以,不信谣,不传谣,是我们在这个网络社会里的一个基本素养,咱们都得有。

 

但是,科技相对论,凡事都有两面性,这种对于世界末日的恐惧,也同样促使着我们不断升级科技,一方面用越来越高效,对环境伤害越来越小的方法,更合理地利用地球上的资源,另一方面,它也刺激着我们去探索研究宇宙,创造出更丰富的文明成果。

 

更重要的是,关于生存和毁灭的思考,会让我们的大脑暂时得以摆脱生活中一些操蛋的事情,把人类放在宇宙的尺度上思考,它是多么脆弱,多么渺小的一种生物,我们生于偶然,很有可能也毁于偶然,所以,平时生活中一些不顺心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当你的思想再次回到地球表面,你一定会变得更加热爱生活。

 

最后,总结一下,宇宙和谐三句话:第一,世界末日的三种基本类型:智商低、运气差,和自己作死,作死的可能性比较大;第二,怎么评价彗星和小行星的危险程度,有个杜林指数,指数越大越危险;第三,存在一条“世界末日产业链”,怎么对待末日,看你自己的态度;

最后再加一句,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还有明天和后天的苟且,开玩笑啊,豁达面对生活,有些烦心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关于本期的内容,如果你有任何想法想跟我们讨论,请关注“科技相对论”微信公众号,写下你的想法,发消息给我们,每一条留言我们都会看的哦~更多科技生活的精彩视频可以登录我们的官方网站 ZEALER.COM ,当然如果你不嫌烦,也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博。好,今天就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PEACE




首页 - ZEALER订阅号 的更多文章: